美小企业为制造业就业出过大力 如今被贸易战逼到极限

原标题:美小企业为制造业就业出过大力 如今被贸易战逼到极限

【编译/观察者网 王恺雯】美国关税大棒挥向全球,却也不断打到自家人身上。

“我们已经到极限了”,《华尔街日报》7日刊文,称由于缺乏增加成本或转移生产线的余地,贸易战已颠覆了美国小企业。

自1990年以来,美国制造业工人中,小企业雇员数量所占比例连年攀升,为美国的就业率贡献颇丰。如今,在贸易战的巨浪下,它们中的不少却风雨飘摇,岌岌可危。

图自《华尔街日报》下同

M2S是美国一家新兴的电动自行车企业,原本计划建立一个强大的经销商网络,但很快,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关税政策让一切戛然而止。

该公司在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地区雇用了5名员工,从中国金华市的一家工厂进口自行车零配件。并表示在美国找不到类似的发动机。

现在,关税政策把自行车的成本提高了425美元,使之零售价达到3250美元。建立经销商网络的想法已被搁置,公司正试图在保证自己利润的前提下,为经销商提供一个他们能接受的新价格。

因为特朗普政府所谓的不公平贸易,美国对中国展开了一系列加征关税措施。7月6日,美国开始对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%的关税;北京时间8月8日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第二批涉及160亿美元产品的对华关税最终清单;美国还叫嚣,要对总金额高达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。

报道称,关税政策对小企业和初创公司的影响尤为明显。与大企业相比,小企业降低原材料价格或把成本转移到客户的能力较低。

关税会影响定价和利润,小企业又难以把生产线转移到其他地区,在遇到困难时公司储备也更少。

因此,那些销售各类商品的小企业,正在重新考虑他们的策略、供应商、生产地点和定价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和咨询公司伟事达(Vistage Worldwide)对750多家小企业的月度调查,7月小企业的乐观程度跌至自2016年总统大选来的最低点。

图自《华尔街日报》

“关税让我们快要放弃了,”M2S创始人克鲁斯(Eric Crews)说。

田纳西州勒诺城Smokey Mountain拖车销售经理斯科特·耶茨(Scott Yates)说,该公司销售的拖车有一项高达7%的“材料附加费”,而这项费用的产生,www.63149.com,正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的钢铝关税。

“最终,还是消费者来买单,”耶茨说。

三年前成立的硅谷初创企业Brilliant Home Technology也遇到了同样问题。公司原本计划在今年9月推出无线智能照明开关,价格为249美元。但对中国制造电子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,让这家30人规模、获得2100万美元风投的小企业,不得不把产品价格提升到299美元。

Brilliant Home Technology的智能照明开关

公司创始人亚伦·艾美(Aaron Emigh)表示,最近政府威胁要将关税加至25%,让他们的处境更加艰难,还可能迫使其寻求新一轮融资。

“我们已经到了我们所能承受的极限,”艾美表示:“把生产线移出中国是不现实的。”

位于俄亥俄州的Tusco Display是一家从事精密金属加工的企业,今年第一季度末,他们解雇了20名员工,6月又让10名员工休假1月。

Tusco正在为美国和海外制造的钢铝支付更多费用,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麦克·劳伯(Mike Lauber)表示:“在Tusco,我们很多人都埋头苦干,在力所能及的地方能省则省,并加倍努力寻找新客户。”

Tusco Display的生产线

7月底,在正式公布对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%关税清单前,美国贸易办公室曾组织国内企业主,对向这批商品加征关税举行听证会。来自化工、电子、光伏等行业的82位代表纷纷发言。结果,只有6人赞同加征关税措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当天听证会上,美国中小企业尤为活跃,“诉苦”不已。《人民日报》客户端指出,加征关税受伤害比较深的就是美国中小企业。

美国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则在证词中指出,对华加征关税可能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,严重伤害美国小企业,因为改变供应商对小企业来说尤其困难且成本高昂。

尽管如此,仍有一些小企业对提升关税并不在意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部分小企业预计关税带来的影响很小,原因或者是他们的竞争对手面临同样情况,或是强劲的内需让他们更容易把高成本转嫁出去。

“我预计我的成本会上升,但我本地的竞争者一样会经历这些,所以我不担心,” 印刷企业Amity Graphics的拥有者布莱恩·劳森(Brian Larson)说。该公司一半的促销产品来自中国。

“如果价格上涨是个问题,顾客可以选择另一种成本更低的产品。看来,我们能在关税中脱颖而出。”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